当前位置:主页 > 人力资源 >

在高举着双拳和她一起庆祝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4-11 阅读: 转至微博:

  世界杯团体赛决赛即将开始,朱雨玲和丁宁、刘诗雯一起在球场外做候场,这是朱雨玲第一次在团体比赛中担任中国队1号。
 
  第一次真切感受到了要为中国队“冲锋陷阵”的感觉,朱雨玲很兴奋,“咱们这场球拼了!”她自言自语地说。丁宁听见了,冲朱雨玲点点头说:“必须得拼,保是保不住的。”这句话让朱雨玲又更兴奋了一些。接着三个队员互相击掌,王曼昱和陈幸同也来了,“加油!”她们一边和三位师姐击掌一边喊。手掌之间每碰撞一次,朱雨玲都在心里默念一遍,“上场就磕了!”
 
  第二场小组赛对阵巴西队,打2号位的朱雨玲虽然只上了第一场双打,却开玩笑说体会到了当“大姐”的感觉,而且挺爽的。这场比赛中国队派出朱雨玲和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团体赛的王曼昱、陈幸同一起上场。第一场朱雨玲和陈幸同配双打,赛前两人还可以开开玩笑,快上场的时候,陈幸同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朱雨玲问陈幸同:“紧张吗?”陈幸同回答还好。朱雨玲说:“那这场双打我们玩起来,‘燥’起来。”比赛时碰上没打上的球,朱雨玲也会主动说没关系。
 
  “那时候感觉自己挺有范儿的,我年纪比她们大一点,能分享一些经验。这让我想起来以前和李晓霞、丁宁、刘诗雯一起打比赛,我特紧张,她们把经验分享给我的时候,我觉得她们特别厉害。”现在,朱雨玲也体会了一下这种感觉。
 
  丁宁/刘诗雯3比1战胜伊藤美诚/早田姬娜后,朱雨玲上场了,对面是老对手石川佳纯。之前看日本队和朝鲜队的半决赛,石川佳纯3比0战胜金宋依时,一向对打削球有自信的朱雨玲还感慨道:“石川又涨球了,这场削球打得比我还好。”决赛对阵“涨球”了的对手,朱雨玲心里想着前一天晚上准备会上讲的细节。
 
  准备会开得太细致了,细致到决赛里石川佳纯打过来的球都在朱雨玲的预料之中。朱雨玲越打越觉得“惊喜”,人也越打越放松,第三局10:7领先的时候,对方要了个暂停。“这个球就发她那里。”李隼布置战术时坚决地说。上场后朱雨玲严格执行了教练的战术,赢下来的一瞬间,朱雨玲回头冲李隼挥着拳头喊了一声,李隼和队友们也在高举着双拳和她一起庆祝。
 
  “这就是我渴望很久的比赛,我准备好了,也做到了。”朱雨玲知道从里约奥运周期开始,队伍就给她很多锻炼的机会,亚洲锦标赛和世界杯团体赛都派她在决赛中出过场,她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做好了承担重任的准备。
 
  时间倒回国乒从北京出征的那天,朱雨玲起了个大早,和刘诗雯一起来到球馆,两个人抓紧时间用世界杯要打的球练了一节课。算上这节课,两人出征前一共才练了三节,再之前她们因为发烧一直没能训练。朱雨玲连续两天都烧到了39度,大年三十也没能回家过年,就在宿舍里躺着,等着李隼和其他队友来给她送饭喂药。
 
  世界杯女团半决赛,中国队和中国香港队的比赛拖场两个多小时,晚上11点多回到酒店,教练和队员们在一起看录像开准备会。朱雨玲和陈梦搭档双打在去年的瑞典公开赛和巡回赛总决赛中都与伊藤美诚/早田姬娜交过手,准备会上她一边看录像一边给队友们分享经验。分享经验的同时,朱雨玲也完全相信丁宁/刘诗雯这对组合。“她们的能力在我和陈梦之上,再说真到大赛上,日本队想赢准备充分的我们还是有难度。”
 
  顺着这个话题,朱雨玲自然地说起了瑞典公开赛中和陈梦输给日本组合的经历,“那时我和陈梦挺疲劳的,身体各方面不在最佳状态,对比赛的精神集中程度也不太够。”没想到丢了公开赛女双冠军,队里要承担这么大的压力,她和陈梦的能力也受到外界的质疑。“我觉得不论是谁放大问题,我们自己不能放大。作为运动员,我们输了球本来就会第一时间去总结,下一场就会要着劲儿,赢回来,我相信我们有这个实力。”朱雨玲觉得,越是在舆论声音繁杂的时候,运动员越要认清自己。
 
  能有这番总结,朱雨玲也不是一下就做到的,这是她付出过很多“惨痛教训”后的收获。“我也有看不清自己的时候,2017年卡塔尔公开赛输给单晓娜,亚锦赛输给平野美宇,还有这中间经历的最强12人直通赛我几乎输遍了所有人,至今还是我觉得状态最‘离奇’的一次比赛。2017年上半年,我都觉得自己不会打球了,明明状态不差,比赛里也能打出一些好球,但就是全输了。”朱雨玲说,“谁管你状态好不好,比赛就是只看结果。”
 
  在这最难受的时候朱雨玲和李隼进入了世乒赛前封闭训练,“那时我看媒体上说,连李指都对我没办法了。”压力很大的师徒两人在封闭训练里就是熬着,比一比是自己的决心更强,还是困难更强,看谁能熬得走谁。走出那次困境后,朱雨玲总结出一条心得,“看不清自己的时间必须短,因为这个时间拉得越长,人会越迷茫,成绩也会越来越差。”
 
  大赛将近的时候生病,除了身体难受,心理上的煎熬也翻了倍。没法训练的朱雨玲只能躺在床上看技术录像,用高温中的头脑去想象自己在比赛中的感觉,她管这叫“用意念去训练”。担心了几天“连飞机都不能上”,有可能去不了世界杯比赛以后,朱雨玲的烧终于退了。比赛虽然是能去了,但上场能不能赢,朱雨玲心里很忐忑,去伦敦要飞十几个小时,她几乎没合眼。“我是打灵感打变化型的选手,这些都基于我对球的了解和熟悉。赛前没怎么练,到赛场上肯定有自己该打到的球没打到,但已经站上赛场了,不管自己多难受都得往台子上打,比赛可没人管我是不是缺乏训练。”朱雨玲下定决心。
 
  虽然成功体验了一把当“大姐”的感觉,但是在朱雨玲这位“大姐”上面,依然有两位综合实力比她强很多的“大姐大”需要突破。“我和她们这两位超一流队员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简单来说,任何场合我的技术都能打到台上吗?其实我还没有做到。但丁宁和刘诗雯可以,她们的技术和心理是经过奥运会检验的。”所以什么时候能真成为“大姐”,朱雨玲说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经历。
 
  总与舆论的质疑对立的,是球迷们的期待。朱雨玲笑嘻嘻地说,“球迷当然希望我好,什么冠军都想让我拿。我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我也知道这中间要付出什么,要犯一些什么错误,走哪些弯路。”总之,朱雨玲挺认得清自己。就在昨天刚结束的亚洲杯比赛中,朱雨玲4比1战胜陈梦,蝉联了亚洲杯冠军。接下来,她将和队友们一起再次踏上世乒赛团体赛的新征程。

关键词: